http://www.edithi.com

实拍工地民工的“福”糊口(组图)

  

实拍工地民工的“福”糊口(组图)

  实拍工地民工的“性福”生活(组图) 实拍工地民工的“性福”生活(组图) 夜深人静,工地一派繁忙景象。农民工夫妻们为了儿女、 老人不得不外出打工养家糊口,虽然他们每天生活在一起, 却难以享受正常人的性福。郑州市东郊一处工地宿舍,奈何行使qq账号注册微信上下 两层共 34 间简易房。其中一间,十几平方米的空间里摆放 了 5 张架子床,10 人居住。几乎每个床头前,都挂着一顶安 全帽和一个比脸盆小一点的饭碗,床底下塞满了五颜六色的 蛇皮袋和杂物。狭小的空间飘散着混浊的气味。刘奎元夫妻 的工棚里住了 8 位男性,唯有他媳妇苟素英一个女人。屋里 还有一张看不清内容的床,外面用大床单遮着,床下是两双 拖鞋,男女各一双。里面的人担心晚上起风帘子“跑光”,所 以中间留出的缝隙也夹上了几个塑料夹子,屋里几个光膀子 大汉胡乱地睡着。此刻,有些情绪需要克制,因为帘子里躺 着一对小夫妻。帘子外的人紧张,帘子里的人更委屈,整夜 都要屏住呼吸,生怕惊醒了左邻右舍。图为一块布帘子,几 个塑料夹子,这就是农民工夫妻临时居所。炎热的夏日,汗 流浃背的农民工回到宿舍提一点热水在厕所里擦个身,缓解 一天的疲劳。 46 岁的翁者伍各刚从工地下班回来, 妻子坐在 床边等待他早点休息。 41 岁的沙马什古是四川越西县瓦岩乡 前进村人(彝族),夫妻俩和哥哥嫂嫂同住在二楼东头的一间 宿舍里,其余三张架子床上是 6 位男性。大家相处得很好, 带媳妇的优先挑选床位。为什么选择东头?沙马什古说这样 隔音,再将 15 瓦电灯泡用硬纸板遮住就行。他说,光线太 刺眼了,屋里的工友都知道沙马什古的用意,不说话光笑。 荒郊野外的工地上一个蚊子飞过去都能听到动静,翻个身床 板发出的响声会让大家彻夜无眠,单身男子怎么受得了。而 沙马什古比他们更难熬,零距离躺着自己的媳妇,却不敢有 丝毫动静。来到工地 20 多天里没有过一次夫妻生活,激动 的时候就是克制、克制、再克制!这简直是折磨。在这间工棚 里, 32 岁的日衣古木夫妇和另外两对年轻夫妻住在一起,在 狭小的空间里,夫妻之间在一起时也显得很别扭。 38 岁的肖得荣是安徽博州区沙土乡杂姓村人。2010 年和丈 夫来到郑州,丈夫在搅拌厂打工,她在别人家做保姆。今年 春节过后,肖得荣就投入紧张的工作,她和丈夫同在一个城 市, 两人却一直未能见过面, 闲暇之时, 只能相互发送短信, 甚至转发一些黄段子。肖得荣称这很正常,他们还年轻,生 理上的需求不可避免。发短信比打电话划算,再说两人在电 话里打情骂俏让屋里的工友听见多不好意思。图为郑州,在 狭小的工棚里, 夫妻之间们的个人隐私难以得到保护, 不过, 工友们也不在意,就是这个生存环境。8 月 22 日,肖得荣来 到老公的工地,这是春节过后第一次与老公见面。那天是老 公的生日,肖得荣来到工地时,老公还没下班,工头已给他 们腾出一间夫妻房,这间房是专门为农民工夫妻准备的,床 上的生活用品也都是工地提供的。床上的被子都不知道有多 少人使用过。从事保姆工作的肖得荣自然比较讲究,趁老公 还没下班,先将床上的被子拿到外面晒,又将老公的脏衣服 洗完,之后在屋子里来回晃荡,大热天两只手掌不停地搓, 也许是因为夫妻俩有太长的时间没见面了。中午有短暂的一 段休息时间, 肖得荣和老公顾不得什么了, 只能“抓紧时间”, 只是最害怕有人来敲门。 郑州, 看似一家人, 实际是两家人, 只是这两对夫妻床与床之间不足两米。 45 岁的俄则阿牛至今 回想起四个月前给儿媳妇在工棚里接生太冒险了。这就是建 筑工地农民工夫妻的正常生活。日衣古木要去酒店过“七夕” 之夜,他的媳妇在布帘子里面整装待发。在城里做保姆的肖 得荣赶到丈夫工地,将临时的夫妻房打扫的干干净净,等待 丈夫回来。61 岁的汪国营是河南鲁山县观音寺石坡头村人, 在另一处工地打工,居住面积比较宽敞,是一座正在建造的 住宅楼。得知“七夕”这天可免费住高档酒店,汪国营赶紧给 老家打电话,叫媳妇进城来感受酒店里的夫妻生活。媳妇薛 小妮今年 50 岁,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许多,自从接到丈 夫打来的电话就心潮澎湃。第二天早上 5 点就起床,赶最早 班车进县城,再转长途车到郑州。一路颠簸,薛小妮花了 46 元车费。薛小妮很认真地说:“老公没有身份证就没法去酒店 开房,就担心他在城里学坏了!”为了感受星级酒店享受,50 岁的薛小妮带着结婚证专程从老家赶来与丈夫汇合。四川遂 宁县 54 岁的苟素英撩起这道门帘说, “这就是我们的夫妻房。 ” 农民工白天在工地干活,只有晚上回来给媳妇发个短信。打 电话成本高,暴露个人隐私让工友们耻笑。来自郑州交通职 业学院的 12 名大学生打算用暑期打工赚来的 1.2 万元,在 宾馆开 200 间房为农民工搭“鹊桥”。在欢迎酒宴上,60 岁的 赵党军激动的和媳妇喝起了交杯酒。见到别人的媳妇来到工 地,很容易勾起单身工友思念自己的妻室儿女。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